您的位置:蕭山網 > 蕭山小微企業法律服務平臺 > 律師點解—股東股權 > 正文

股東在何種情況下可要求公司回購股權

更新時間:2016年11月1日 15:19    內容來源:浙江商祺律師事務所 王雙律師   

  案例回顧:

  京衛醫藥科技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京衛公司)系由扈某等11人共同出資設立,注冊資本7128萬元,除法定代表人扈某占10%股權外,薛峰等其余10位股東均占9%股權。2009年10月12日,京衛公司與其11名自然人股東又共同出資設立北京京衛國康醫藥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國康公司),公司注冊資本8000萬元,其中京衛公司出資4800萬元,占出資比例的60%。

  2010年12月13日,京衛公司召開股東會會議,會議討論通過京衛公司轉讓其持有國康公司的51%股權給京衛公司的11名自然人股東,并向全體股東送達了《關于認購北京京衛國康醫藥有限公司股權事宜的函》。股東薛峰的代理人在股東會決議上簽字表示不同意該項決議,其余股東均表示同意該項決議。

  2011年1月26日,股東薛峰以京衛公司轉讓所持有的國康公司股權系京衛公司的主要財產為由,發函要求京衛公司按照公司法的規定,以合理的價格收購薛峰所持有的京衛公司的全部股權。因京衛公司未予回購,薛峰訴至法院,請求依法判令京衛公司以人民幣2315萬元的價格收購薛峰持有的京衛公司9%的股權。

  那么,股東在何種情況下可要求公司回購股權?

  律師點評:

  一、公司股東何種情況下可要求行使股份回購請求權?

  根據我國《公司法》第七十四條的規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對股東會該項決議投反對票的股東可以請求公司按照合理的價格收購其股權:

  1、公司連續五年不向股東分配利潤,而公司該五年連續盈利,并且符合本法規定的分配利潤條件的;

  2、公司合并、分立、轉讓主要財產的;

  3、公司章程規定的營業期限屆滿或者章程規定的其他解散事由出現,股東會會議通過決議修改章程使公司存續的。

  當然,除了以上法律規定情形之外,股東在公司章程等文件中有特殊約定的,還可以根據特殊約定來行使股份回購請求權。

  僅就上述法定條件而言,股東可行使股份回購請求權的情形包括三種,即《公司法》第七十四條規定的三款,分別是“連續五年不分配利潤”、“公司重大變更”、“應當解散而存續”。在這三種情形中,第一款“連續五年不分配利潤”、第三款“應當解散而存續”以及第二款中涉及的“公司合并、分立”兩種情形,均有明確的標準,較好界定,不容易發生爭議。但對第二款中“轉讓主要財產”的情形,卻沒有明確的標準。到底什么情況下所轉讓的財產為“公司主要財產”呢?本案正是因此發生爭議。

  二、公司主要財產如何認定?

  在本案中,法院給出了如下的裁判理由:

  1、公司轉讓的財產是否為主要財產,取決于公司轉讓該財產是否影響了公司的正常經營和盈利,導致公司發生了根本性變化。從現有證據表明,國康公司的經營范圍并非是京衛公司的主涉經營范圍,因此,京衛公司轉讓其持有的國康公司51%的股權的行為并未影響公司的正常經營和盈利,亦沒有證據表明公司發生了根本性變化。

  2、對于薛峰的主張:國康公司的經營收入、盈利分別占京衛公司經營收入及盈利的93%、125%,如果轉讓京衛公司持有的國康公司51%股權,京衛公司的營業收入只有原來的7%,將由盈利變為虧損。因此,京衛公司轉讓其持有的國康公司51%的股權系京衛公司的主要財產。對此,法院認為,上述比例僅是衡量國康公司股權價值的標準之一,不能充分證明京衛公司轉讓的國康公司股權是其主要財產,故對于薛峰的該項主張,法院不予支持。

  以上裁判理由從正反兩個方面提出了法院的判斷依據。從正面看,法院判斷是否構成“主要財產”的依據,是“是否影響了公司的正常經營和盈利,導致公司發生了根本性變化”;從反面看,子公司經營收入、盈利情況的影響,均不構成判斷是否構成“主要財產”的依據。

  但是,由于子公司的經營收入、盈利情況,必然影響“公司的正常經營和盈利”,甚至“導致公司發生根本性變化”,故本案法院給出的正反兩方面裁判理由,其實存在矛盾。但在本案中,由于京衛公司是擬將51%的國康公司股權轉讓給包括薛峰在內的京衛公司全體股東,故從實質上看,該轉讓行為并未明顯損害股東薛峰的股東權益,所以,法院在裁判理由上稱“未導致公司發生根本性變化”,但作出判決的主要理由可能在于“未導致股東權益發生根本性變化”。

  但是,是否“導致股東權益發生根本性變化”并非我國《公司法》確定的股權回購依據,該案的判決結果值得商榷。不過,該案判決中法院提出的“公司轉讓的財產是否為主要財產,取決于公司轉讓該財產是否影響了公司的正常經營和盈利,導致公司發生了根本性變化”值得關注,至少在法律沒有明確如何界定“主要財產”的情況下,這一判決給出了一個可借鑒的判斷標準。

  延伸閱讀:

  我國《公司法》在2006年修改時,根據“充分體現公司和股東的意思自治”作了許多重大修改,后續的《公司法》修改中,繼續貫徹了這一原則。但10年過去了,雖然法律賦予了公司和股東意思自治的權利,但實際上許多公司和股東卻并沒有有效行使這一權利。本文案例之所以發生并引發訴訟爭議,其實就在于《公司法》第七十四條通過“主要財產”、“合理價格”給予了公司及股東意思自治的權利,而公司與股東卻均未事先在公司章程予以明確約定。

  為防范此類爭議的發生,律師建議公司股東在公司章程中,增加約定以下內容:

  一、約定公司主要財產的界定標準

  股東可以根據公司的實際狀況,從不同角度明確本公司主要財產的認定標準,并對公司轉讓主要財產的程序作出規定,既防止股東動輒以公司轉讓主要財產為由要求公司回購股權,又真正保護異議股東的退出權,防止股東與公司之間發生糾紛。

  二、約定公司回購股權的價格

  股權的價格總是處于不斷地變動之中,具有一定的不確定性。股東在制定公司章程中,要綜合考慮股權收益、資產價值等因素,約定公司回購股權的價格計算方法,盡可能減少公司與股東之間的糾紛,最大限度降低回購股權對公司經營的不利影響。

  三、約定股東行使股權回購請求權的其他情形

  在《公司法》第七十四條列舉的三種情形下,異議股東可要求公司收購其股權,但除此以外是否一律不能回購股權呢?答案顯然是否定的。“公司和股東意思自治”不僅僅包括了在法定情形內的約定權,還包括了所有法律禁止性條款以外的約定權,即“法無禁止皆可為”。所以,股東在制定公司章程時,還可自主約定其他觸發股權回購的情形,以更好地維護中小股東的權益,保證公司的正常經營。



作者:  編輯:蔡玲
今晚福彩中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