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蕭山網 > 蕭山小微企業法律服務平臺 > 律師點解—股東股權 > 正文

股東出資期限未到期時債權人利益保護問題

更新時間:2016年12月28日 16:51    內容來源:浙江志和律師事務所 秦高益律師   

  【案情回顧】

  2012年11月10日,吳某與被告公司就教學儀器設備招投標事項達成協議,約定由被告公司根據中標合同貨款的回籠比例給付吳某報酬。截至起訴,被告公司尚欠吳某報酬合計364918.18元。同時被告公司名稱、注冊資本及股東多次變更,至2014年12月9日,將注冊資本從兩千余萬元增加為五千余萬元,由吉某甲認繳,認繳期限為2023年5月30日前。2015年3月12日,冠星公司股東吉某甲、吉某乙、萬某將各自股權轉讓給吉某丙。吳某訴至法院,請求判決某公司給付報酬,吉某甲、吉某乙在認繳及受讓出資額范圍內承擔連帶清償責任。

  【裁判結果】

  法院經審理認為,吳某有權依據雙方約定的比例結算條款(被告公司回籠貨款的比例)要求被告公司支付報酬。關于吉某甲、吉某丙的責任問題,依企業破產法規定,僅在法院受理破產申請后,出資人不受出資期限的限制即時繳納認繳出資,非此情形下,股東依據章程規定的期限繳納出資是其法定權利;《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法〉若干問題的規定(三)》第十三條第二款規定的股東承擔補充賠償責任的前提之一是未履行或者未全面履行出資義務,而判斷股東是否履行出資義務是依據其認繳承諾而言的。本案中,吉某甲增資認繳的期限為2023年5月30日前。章程所約定的出資期限尚未屆滿,不能認定其未履行或者未全面履行出資義務,進而要求吉某甲及受讓人吉某乙承擔連帶責任,缺乏法律依據。綜上,法院僅判決被告公司給付吳某報酬,駁回其他訴訟請求。

  吳某不服上訴后仍被上級法院駁回上訴。

  【律師分析

  2013年4月1日起施行的新合同法使有限責任公司的股東出資由實繳制變成了認繳制,并可以在公司章程中約定股東的出資方式、出資額和出資時間。在這種出資制度下,出資期限的規定引發了債權人利益保護問題。針對訴訟過程中公司章程所規定的出資期限尚未屆滿,股東出資責任是否加速到期問題已經成為一個關注熱點,就該問題筆者進行了簡單的探討。

  2014年3月1日施行的《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法>若干問題的規定(三) 》第十三條第二至第四款突破了債的相對性,使得債權人所享有的債權在公司不能清償的前提下溯及到了未履行或未全面履行出資義務的股東及發起人。從文義來看,要股東承擔該補充責任有兩大前提。第一個前提即股東未履行或者未全面履行出資義務,而判斷股東是否履行出資義務是依據其認繳承諾而言的,在未出現承諾條件出現重大變化的情況下,若股東未違背認繳承諾,就不存在未履行或者未全面履行出資義務的情形,債權人自然無權要求股東承擔賠償責任。第二個前提即公司債務不能清償部分。但是司法解釋并沒有明確不能清償到期債務的判斷標準。同時在司法實踐中公司是否不能清償于法院審理階段很難界定,除非債務人公司自認或者債務數額遠超公司資產,否則很難對此進行認定。所以想要在訴訟時將公司股東作為共同被告要求其對債務承擔補充清償責任恐怕很難得到法院的支持。

  2016年12月1日起施行的《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民事執行中變更、追加當事人若干問題的規定》第十七條規定:“作為被執行人的企業法人,財產不足以清償生效法律文書確定的債務,申請執行人申請變更、追加未繳納或未足額繳納出資的股東、出資人或依公司法規定對該出資承擔連帶責任的發起人為被執行人,在尚未繳納出資的范圍內依法承擔責任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這一司法解釋為債權人直接向未繳納或未足額繳納出資的股東要求承擔補充清償責任的法律依據。同時在執行階段對于財產不足以清償債務的認定也較為明確,經強制執行仍不能清償的,自然為不足以清償債務。對于出資期限尚未到期的公司股東,筆者認為已經落入未足額繳納出資的股東范圍內,所以在執行階段若公司不能清償債務債權人可以請求追加出資期限未到期的公司股東為被執行人。

  此外,《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法》第二十條第三款:“公司股東濫用公司法人獨立地位和股東有限責任,逃避債務,嚴重損害公司債權人利益的,應當對公司債務承擔連帶責任。”但是關于是否濫用有限責任也存在認定困難的條件,法條中并未明確。《中華人民共和國企業破產法》第三十五條規定:“人民法院受理破產申請后,債務人的出資人尚未完全履行出資義務的,管理人應當要求該出資人繳納所認繳的出資,而不受出資期限的限制。”當企業無法清償債務時,那么其往往也已經符合申請破產的條件,那么債權人可以向法院申請債務公司破產,待進入破產程序后再要求股東即時承擔出資義務。但是在這種情況下又會涉及到其他債權人,程序耗時也會較長。



作者:  編輯:蔡玲
今晚福彩中奖号码